您当前位置: 民俗文化
状元杨升庵在玉溪的诗歌之旅(易门篇)
[ 易门新闻网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11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网 ]

这就是杨升庵题咏过的易门龙口洞
这就是杨升庵题咏过的易门龙口洞

明代两百多年间,有两个重量级的文化名人在云南的大地上漫游过:一个是著有《徐霞客游记》的江苏江阴人徐弘祖,以号“霞客”名世;另一个是明代正德六年状元、三大才子之一的四川新都人杨慎,以号“升庵”名世。

徐霞客游历云南后写下了《游滇日记》十三篇,后收入《徐霞客游记》中,可惜涉及玉溪的部分几乎都没有传世,只留下关于抚仙湖、秀山的只言片语,还被后人传诵不已。杨升庵则用诗歌记录了他在玉溪大地游历、饮宴、访友、吟诵、酬答,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。在全市创建中国“最佳楹联文化城市”和“中华诗词之市”时,循着杨升庵在玉溪留下的足迹,搜寻那些淹没于历史长河中的诗篇,解读一个名人在地方文化史的分量,正当其时。

易门是不是杨升庵在玉溪大地上旅行的第一站还不好说,缺乏更多的史料支撑。不过,他在易门写下的几首诗,却是为数不多的带上了纪年的作品。

道光《续修易门县志》的“寓贤”一章,转载了《明史》杨升庵的列传,并附上了一则按语:“慎戍滇时,往来易门,多所标题,载艺文。”书中对杨升庵到易门的时间却只字未提。

《明代状元史料汇编(下)》(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)一书引用了明代陈文烛《杨升庵太史慎年谱》,年谱中有一段记载:“丙午冬,公与简绍芳游易门,有《龙口洞山人卧梅》诸作。”这里的“丙午”指的是嘉靖二十五年,即1546年,这可能是杨升庵第一次游易门的时间。同游易门的“简绍芳”也是一位诗人,是杨升庵的粉丝。清代陈田编撰的诗话集《明诗纪事》有他的一则小传:“简绍芳,字西峃,新喻人,有《西峃丛稿》……弱冠客游滇南,题诗山寺,杨升庵一见异之,使人物色,遂定为忘年交。在滇南唱和,及评较文艺,惟简为多。”简绍芳陪伴杨升庵在云南漫游,直到升庵逝世后才回到故乡。

年谱中提及的诗篇《龙口洞山人卧梅》,查阅中国国家图书馆藏明刻本《升庵南中集》、四库本《升庵集》、道光甲辰重刊本《升庵遗集》、民国年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升庵全集》都不见收录。

道光《续修易门县志》的“艺文”部分收录了一首《大龙泉》:

卧梅临水铁柯香,丛竹依篱碧玉长。天渺山云窥洞色,地偏鸡犬隔仙乡。冠霞彩阁通南斗,贴石寒流引上方。龙武将军亦幽兴,笙歌锦瑟共壶觞。

这首七言律诗首联以临水的寒梅、篱边的翠竹带出龙洞口的景物;颔联将易门龙泉公园比作不闻人间鸡犬之声的仙境;颈联写彩霞中的阁楼和石上的流水;尾联写到了龙泉公园里的歌舞娱乐活动,现代学者由此联升华想象,认为这是易门“二月二”戏会的早期形态,也不无道理。这首诗开头就写“卧梅”,《龙口洞山人卧梅》很可能就是这首诗的旧题,可惜现存的杨升庵诸种著作都不见收录。

在这部县志的“艺文”部分还收录了两首咏易门龙泉公园的诗作。

一首是《续游大龙泉》:

再过夷源续旧题,岚消霭尽日将西。磨崖拟刻三游洞,架壑如穿九曲溪。琼液刘郎休尽醉,金屏谢妓待重携。卧梅问到花开未,喜见繁葩照水低。

从诗句“磨崖拟刻三游洞”来看,这首七律应该是杨升庵第三次游易门大龙泉时的题咏。《升庵遗集》也收录了这首诗,诗题为《辛亥孟冬二十五日三过易门龙口洞》,这也更加印证了《续游大龙泉》是三游易门之作的猜测。从这个诗题还可以看出杨升庵第三次游易门的时间应为嘉靖三十年,即1551年的冬天。

另一首是《再游大龙泉》:

仙家小有洞,山中大畜天。腾蛇游豹雾,蝙蝠饮龙泉。仙露明珠坠,刚风石髓悬。重游寻醉墨,再纪亦明年。

这首诗应是杨升庵二游易门之作,《升庵遗集》收录了这首五律,题作《易门县石洞》。从尾联“重游寻醉墨,再纪亦明年”来看,二游易门的时间很可能是“一游”后的第二年,即1547年。

此外,《升庵遗集》还收录了一首五言古诗《易门龙洞口》,可补地方志之缺:

淲池汇清泚,阴磴蟠虚空。上接朱明天,下有冯夷宫。天花从空来,飞落酒盏中。云根翠鲜駮,芝英紫玲珑。洞天与福地,图牒焉能穷。暇日招胜侣,言笑歘然同。神游脱鞿绊,至音非丝桐。振衣延异景,展驾蹑归风。高寒不可住,尘寰叹飘蓬。

这首诗文辞典雅,古意盎然,是杨升庵在玉溪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五言古诗。

清代光绪十二年,近代云南著名书法家、学者赵藩时任易门县教谕,有一天与学生同游易门大龙泉,在读到杨升庵的题诗后,写下了《十一月初五日诸生邀饮于大龙泉为诗一篇示之》,诗中说:“此间题句新都留,可重岂独才华优,后生努力希前修。诗以言志相献酬,摩崖不用烦雕锼。”赵藩借着杨升庵的题诗,为易门学子上了一堂生动的诗歌写作课,现在来看也属云南诗坛的一段佳话。(玉溪日报全媒体记者 蔡传斌 文/图)

编辑:刘玉霞  终审:黄湘辉
分享到:
相关链接